http://www.china-huaihua.com

“我是军人的后代再危险也得上”

  不久前的一天清早,正在轮休的武警湖北总队医院内一科护师吉利专门来到湖北大学康复驿站隔离病房,帮着结束康复观察的姜阿姨收拾行李。临走时,姜阿姨拉着吉利的手说,等疫情结束后,一定到她家里去做客。

  目送驿站最后一批康复患者离开,吉利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有时,她会在心里对父亲说,“爸爸,我学着您的样子去战斗,您在天有灵会感到骄傲和自豪吧。”

  吉利的父亲吉宏善生前是武警湖北总队鄂州支队参谋长。在1996年的抗洪抢险战斗中,他带领官兵在长江鄂州段大堤上连续奋战六天六夜,因劳累过度引发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那年,吉利才11岁。

  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吉利,身上有着父亲深深的烙印。熟悉她的战友都知道,吉利工作中风风火火、干练利索,生活中心直口快、乐观幽默,总能和大家迅速打成一片,接触过吉利的人都对她勇敢执着的性格印象深刻。

  春节前,得知新冠疫情快速蔓延的消息,吉利果断退掉回老家的车票,第一时间写下请战书。原本在胃镜室工作的她主动请缨,要求到任务压力大、危险系数高的临床一线。面对大家的好心劝说,吉利态度坚决:“我是军人的后代,再危险也得上!”

  俗话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自总队医院被指定为武汉市首批发热门诊医疗机构以来,吉利和战友们承担着繁重的护理任务。在感染病区,吉利既要给病人发药、抽血、打针、做检测,又要为生活不能自理的患者擦身、洗脸、喂饭、倒大小便……连续1个多月的高强度、超负荷工作,很多时候她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

  “吉利每天穿着闷热的防护服穿梭在各个病房,饭不敢多吃、水不敢多喝,汗水浸透了衣服,可从没说过苦累。”内一科主任姜林说。

  吉利对这种忙碌的工作状态并不陌生。父亲生前的办公室离她家距离很近,两栋楼紧挨着,小时候吉利坐在家里就能看到父亲加班的身影。在吉利的记忆里,父亲办公室的灯总是亮着,有时一直到深夜。在抗击疫情最前沿工作,吉利不敢有丝毫放松,她感觉父亲好像一直在身旁看着自己、保护着自己。

  在总队医院连续奋战数十天后,她又主动申请到湖北大学康复驿站执行任务。那段日子,吉利和战友们每天要上下7层楼,为300名康复患者测体温、血压、血糖、血氧饱和度,针对一些重点患者还要进行相关检查和治疗。

  除了日常护理,身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吉利还主动承担起康复患者的心理疏导工作,帮助他们减轻压力、舒缓情绪。

  刚到康复驿站的第一个夜班,吉利就碰上了难题。一位老人因承受不了亲人逝去的痛苦,情绪很不稳定。吉利到老人病房巡视时,她正一个人默默流眼泪。

  吉利走上前握住老人的手,轻声说:“您就把我当成女儿吧,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老人的手微微颤抖,紧闭的双眼也慢慢睁开。吉利端起桌上的饭菜,一口一口喂给老人吃。

  在吉利的抽屉里,珍藏着几块巧克力,那是患者庞奶奶硬塞给她的。庞奶奶住院期间,吉利无微不至地照顾她,有空时就去病房里陪她。出院那天,庞奶奶眼含热泪,不停地道谢。

  每次看到病房里那些老人,吉利都会想起母亲。父亲吉宏善刚过世时,母亲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吉利两次请战到一线,都是悄悄瞒着母亲,直到任务完成撤收时才敢告诉她。

  任务结束后隔离观察这些日子,吉利时常会梦到父亲,那个在抗洪大堤上扛沙袋、堵管涌的身影久久挥之不去。“我会追随父亲的足迹继续战斗下去。”她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